范木根躲到了北京

2017-10-13 01:05

范家是一栋孤立的房子,方圆200米内没有其他民宅。范木根的儿子范永海说,2003年前后,严山村开始动迁,周边村民达成拆迁协议后陆续搬走,范家因没谈妥,迟迟没有搬迁。

12月3日的血案,范木根的妻子顾盘珍是亲历者。顾盘珍回忆,3日上午10时许,5名拆迁人员来到范家,用脚踢范家木门,当时范木根正在屋里洗澡。对方在门外说:终于把你堵在家里了。

严山村是苏州西郊的一个村庄。范木根原属严山村7组,64岁的他是房主。这是一栋普通的两层拱顶农村住宅,建于1996年,门前是菜地,后院是羊圈。范木根夫妇养羊、种地为生,两个儿子在外面打工。

丢羊之后,范木根于12月2日回到苏州。顾盘珍说,当天老两口睡在老宅,未料第二天即遇上拆迁人员。(稿件来源:京华时报)

范永海说,第一次砸玻璃后,范木根躲到了北京。出发之前,范木根把家里的100只羊卖了80只。第二次砸玻璃之后,11月28日的早上,范家屋后的羊圈少了2只羊。

这是第二次砸玻璃。顾盘珍说。她回忆,第一次是在10月底。那天白天,拆迁公司的人上门谈拆迁,没谈拢。当晚,老两口在家睡觉,被砸窗户的声音惊醒,他们看到,屋外有人影。从此,范家夜里不敢留人。

两次砸窗一次丢羊,范家都报了警。我们怀疑这些事都是拆迁公司的人干的。他们(警方)说你们没有证据。范永海说,父亲是退伍军人,遇事脾气暴。我对他们讲,这样搞我爸回来会出事的。

担心出事,范木根报了警,并打电话给大儿子范永海,让他带人前来护送离开。11时左右,范永海和亲戚邓华(化名)等人赶到。

范永海告诉记者,5名拆迁人员他以前见过。半个多月前,也是这5人来到范家,请他们去镇上的动迁办协商拆迁。范永海说,父亲不在家,他和妻子一道去赴约,双方未谈拢。第二天早上,顾盘珍回家查看,发现二楼窗玻璃被砸碎了。